从青铜器中领略“噩国的魅力”

来源:编辑002 作者:编辑002 人气:38 发布时间:2021-12-15 08:53:22
摘要:通过上一期的推文,相信观众朋友们对噩国扑朔迷离的历史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当您来到上海博物馆,走进“汉淮传奇——噩国青铜器精粹展”的展厅,一定会被那些造型独特、制作精美、锈色瑰丽的青铜器所吸引。这些“微笑”了三千年的噩国青铜器背后有着哪些奥秘,本期我们邀请到上海博物馆青铜研究部、上海博物馆文物保护科技

通过上一期的推文,相信观众朋友们对噩国扑朔迷离的历史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当您来到上海博物馆,走进“汉淮传奇——噩国青铜器精粹展”的展厅,一定会被那些造型独特、制作精美、锈色瑰丽的青铜器所吸引。这些“微笑”了三千年的噩国青铜器背后有着哪些奥秘,本期我们邀请到上海博物馆青铜研究部、上海博物馆文物保护科技中心的几位老师共同为您揭秘,带您从青铜器中领略噩国的魅力。

一、独特的造型

噩国青铜器在青铜艺术中是一种非常独特另类的存在。2007年,湖北随州羊子山发现了一座西周早期贵族墓葬,出土一批噩国青铜器。其中有一类带有“神面纹”的器物,神秘诡谲,生动立体,是其他地区青铜器所未见的。“神面”眉眼弯弯,嘴角上扬,仿佛露出神秘的微笑……看到它们,有人感到亲切可爱,也有感到狰狞威严。噩国青铜器的“独树一帜”还体现在哪里呢?就来听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上海博物馆青铜研究部韦心滢老师为您细细讲述吧。

问:目前来看,在随州发现的西周早期的噩国青铜器有哪些特点?

韦心滢:“神面纹”是随州噩国青铜器独有的特征,即使是在噩国的邻居——曾国的青铜器上,都没有发现这种特殊的纹饰。通过这个特征,我们也可以反过来去观察其他国家的博物馆所藏具有类似“神面纹”的青铜器,例如美国纳尔逊—阿特金兹(Nelson-Atkins)艺术博物馆藏遽伯瞏簋,其纹饰也具有噩国青铜器地域风格,但此器究竟是否属于噩国,还有待更多材料证明。兽面纹尊/西周早期

2007年安居羊子山4号墓出土

随州市博物馆藏遽伯瞏簋/西周早期

美国纳尔逊—艾特金兹艺术博物馆藏

另外,铭文中的“反书”也是随州噩国青铜器独具特色之处。早期噩侯青铜器中铭文中有些字的写法非常特别,例如“噩”字,不但使用了反书还省略了二口,且独留的二口采用变体。如果仔细观察展品,能发现同一个噩字有多种不同的写法。随州发现的噩国青铜器铭文中频繁出现的反书,似乎不是偶然为之,也并非工匠的无心之过,所以我认为此亦为噩国青铜器值得注意的地方。噩侯鼎(M4:13)上的“噩”噩侯鼎(M4:15)上的变体“噩”

问:噩国青铜器上的“神面纹”是怎么看出像人脸的?为什么当时的人要塑造出如此特别的“神面纹”?

韦心滢:“神面纹”是噩国青铜器上独有纹饰的一个代称,也有学者称为“兽面纹”或“人面纹”。仔细观察, “神面纹”的确有人面的特征存在,例如它的双眼眼睑、眼皮、眼球、瞳孔层次分明,与人眼结构十分相似。亦有双眉与人鼻,栩栩如生。

但它其实不是“兽”也不是“人”。这种纹饰到底代表什么,还值得进一步探讨。我认为它可能就是噩国独有的、具有地方色彩的一种纹饰,但是目前还无法推测“神面纹”和噩国地区的居民有什么长相上的关系,就像三星堆出土了大量造型独特诡异的青铜人像,也并不代表蜀人都长这样。这一点很有趣,也是噩国的谜团之一。噩侯方罍/西周早期

2007年安居羊子山4号墓出土

随州市博物馆藏

问:那么,在南阳发现的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的噩国青铜器又有哪些特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韦心滢:南阳出土的噩国青铜器质量与西周早期相比显然有所差异,制作似乎比较粗劣,且其中部分可能是明器。明器是古代专门为随葬而作的器物。或许是这些器物用作明器的原因,便没有在铸造完成后精心进行打磨。但是,观众可以注意观察展览第三部分的南阳出土噩国青铜器,其中噩侯壶、噩侯匜、噩侯钟、噩姜鬲等应该不是明器。从这些实用器来看,工艺不甚精美,可以从中感受到南阳噩国青铜器所展现的噩国国力比较衰弱。噩侯壶/春秋早期

2012-2014年南阳夏饷铺19号墓出土

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二、高超的工艺

西周早期随州出土的噩国青铜器以兽面“人目”“人鼻”的奇诡纹样,所创造出的独树一帜、绝无仅有的艺术风格,成就了噩国早期青铜工艺的高峰,也反映出了噩国当时高超的青铜铸造工艺。而出土于南阳地区的噩国青铜器,又呈现出了迥然不同的面貌。上海博物馆文物保护科技中心丁忠明老师和廉海萍老师将从他们的专业角度来分析,噩国青铜器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与其他地区又有什么差异。

问:噩国青铜器的制造技术与其他地区青铜器有何区别?

丁忠明:噩国青铜器在制作上有其特别之处。首先就是一些器物如噩侯方罍尽可能地采用难度更高的“浑铸”技术,也就是一次性铸造完成。噩侯方罍除了罍身肩部的两个象首外,其它包括扉棱、兽形耳、鋬等附件均为“浑铸”,整体上给人以浑然一体的美感。噩侯方罍/西周早期

2007年随州安居羊子山4号墓出土

随州市博物馆藏

其次,噩国青铜器的一个特点就是采用了以填补泥芯痕迹为目的的后铸。方罍的鸟形盖钮上,尽管露出的泥芯头是隐藏在器盖内侧的,从外观上无法直接看到,但在罍盖铸成后,泥芯头仍然被挖掉,并使用青铜液再次补铸,完美包裹住了内部的泥芯。这种严谨的制作技术在当时也是极为少见的,不仅体现了制作技术的地域特征及差异,也反映了当时工匠一丝不苟追求完美的制作理念。

噩侯方罍与普通青铜器还存在铸接结构上的差异。一般青铜器铸接时只将附件铸接口内的泥芯挖去很少一部分,但方罍象首的内部,泥芯被全部挖干净,铸接时空腔被重新填满了青铜,作为装饰用的象首,这种铸接方式十分罕见。噩侯方罍上象首的铸接结构

此外,噩国青铜器制作中还有选择的运用等壁厚技术。等壁厚技术就是为保证器物壁厚均匀,使器物浇铸时可以同时凝固从而减少缺陷的一种手段。简单来说,就是青铜器外壁为高浮雕纹饰时,其相应内壁则内凹。但是在具体设计中,为了泥芯设计的便利,有些部位如“神面纹”的眉、眼,龙身上高凸的麟并没有相应内凹。这也体现了工匠在青铜器制作中的实用性的理念。X-CT摄像下噩侯方罍上的铸造痕迹

问:从铸造的角度看,随州与南阳的噩国青铜器存在怎样的差别?

廉海萍:噩国青铜器的铸造工艺,整体上与曾国保持一致,只在局部细节上有些区别。这可能是工匠们选择的偏好,而不存在技术传统上的区分。随州和南阳出土的青铜器之所以出现差异,存在以下原因。第一,晚期噩国国力没有西周早期时强,国力可以反映在青铜器上,导致选择的材料和制作的精美程度都有差别。第二,这可能体现了时代的风格差异。南阳出土的噩国青铜器,虽然风格工艺与随州的不同,但其整体与同时代其他方国的青铜器在风格工艺上是比较接近的。那个时代崇尚的纹饰就是比较细密的,而不像商及西周早期更喜爱神秘、精致的兽面纹。第三,有学者认为南阳出土的噩国青铜器是明器,因此比较粗糙。

三、瑰丽的锈色

噩国青铜器上的锈色五彩缤纷,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部分器物形成了罕见的蓝色锈,瑰丽奇异,动人心魄。那么青铜器为什么会生锈?噩国青铜器上这些美丽独特的蓝锈又是怎么形成的呢?上海博物馆文物保护科技中心的张珮琛老师和丁忠明老师将会为您破解谜团。

问:青铜器为什么会生锈?

张珮琛:青铜器刚刚制造时是金光闪闪的,因此被古人称为“金”或“吉金”,其颜色与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黄铜不太一样,黄中带有偏红的颜色,更接近于现在的玫瑰金。铜是比较活跃的金属,若不去经常擦拭和使用,铜很快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暗氧化,俗称“生锈”。所以在过去使用铜镜的时候,会有磨镜工这个职业。铜生锈后形成氧化铜,青铜器受到不同埋藏环境等影响,形成我们现在看到的不同地区出土青铜器五彩斑斓的颜色,其锈蚀颜色几乎涵盖了整个色谱: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长江中下游地区水位线比较高,青铜器埋藏的环境较为潮湿,长期的腐蚀会形成南方特有的鲜艳厚实的氧化层,北方地区如陕西、山西、甘肃、河南的气候和埋藏环境较为干燥,有些窖藏青铜器甚至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土壤,所以有很多窖藏青铜器出土时会呈现神奇的金铜色。随州出土噩国青铜器上的锈色

问:那噩国青铜器的锈色有什么特征吗?

张珮琛:湖北出土青铜器,尤其是噩国这批器物,通体呈鲜艳的蓝绿色,其中有些器物上有大面积蓝宝石般的蓝锈,这种蓝锈在南方非常少见,它的主要成分是硫酸铜和碱式碳酸铜。噩国青铜器的锈色形成有几个原因,一是当时铸造器物的铜的成分,二是埋藏环境,如埋藏位置、干湿条件,还有埋藏地土壤中铜的含量比较高,就容易生成蓝绿色的锈。这种蓝绿色结晶状的锈也是此批湖北噩国、曾国地区青铜器一个明显的特征性的锈层。兽面纹卣的蓝色锈

问:噩国青铜器上为什么会形成独特的锈色?

丁忠明:这包括内因和外因。从内因来看,古代的青铜是一种合金,其中有铜、锡、铅等多种元素。从外因来看,主要受到埋藏环境的酸碱度和湿度等因素影响。一般来说,青铜器刚刚制作完成时是金灿灿的,暴露在空气中的青铜器逐渐生成表面红色的氧化亚铜,随着时间推移氧化亚铜变成氧化铜,表面就会变成黑色。而青铜器埋藏在潮湿的土壤中,很容易形成碱式碳酸铜、碱式硫酸铜等物质;此外,青铜中的锡、铅等也会形成氧化物或氯化物等。因此,青铜器表面就会呈现蓝色、绿色、黑色、白色等多种多样的锈蚀产物。

四、神秘的噩侯家族

噩国青铜器的魅力还不仅限于此,通过青铜器的铭文、形制、纹饰等信息,还可以了解文物背后更多的历史信息,由此去探寻那个神秘的噩侯家族。在本次展览中,除了来自中国国家博物馆、随州市博物馆、郑州博物馆、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及私人藏家的藏品,上海博物馆也展出了本馆所藏的三件噩国青铜器。它们反映了噩侯家族背后的哪些神秘故事呢?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上海博物馆青铜研究部韦心滢,以及上海博物馆青铜研究部的副主任马今洪两位老师将为您讲述噩国青铜器所展现出的噩侯家族。

问:噩侯的政治地位怎么样?他的器用和其他诸侯国一样吗?

韦心滢:作为西周诸侯国之一,早期噩国的任务是为周王室保护南方边疆,因此对于周王室来说具有重要的政治地位。从青铜器上的铭文来看,可以推测在西周中、晚期以前,噩国和周王室的关系和谐,并与曾国并列汉东,位于随州一带。

周代有一套严格的礼乐制度,青铜礼器的种类、数量、形制等直接表明了贵族的不同等级和身份。如果把羊子山噩侯墓出土青铜器和叶家山曾侯墓出土青铜器做对比,会发现噩侯墓出土的青铜器等级与精美程度并不逊于曾侯墓。除了有“神面纹”的器物之外,噩侯墓和曾侯墓所出青铜器在形制、纹饰上皆有相近之处。不过非常遗憾的是,羊子山噩侯墓曾经被盗掘过,只出土27件青铜器,是否存在散落遗失的青铜器还无法确认,因此无法从用器数量上与曾侯比对,从而明确噩侯、曾侯政治地位的高低。曾侯谏鼎/西周早期

叶家山M65出土

随州市博物馆藏噩侯鼎/西周早期

羊子山M4出土

随州市博物馆藏

到了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南阳噩侯的政治地位确实无法和西周早期的噩侯相比。从青铜器上来看,南阳出土的器物较多属于明器,范线未经过修整和精心打磨,与同时代虢国、芮国等墓葬出土的精美器物相比都差距较大。虢季鼎/春秋早期

三门峡虢国墓地M2001出土

河南博物院藏芮公簋/春秋早期

陕西韩城梁帶村M27出土

梁带村芮国遗址博物馆噩姜簠/春秋早期

南阳夏饷铺20号墓出土

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问:听说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些噩国家族成员器,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吗?

马今洪:此次展览里有三件噩国青铜器来自上海博物馆,它们都是噩侯兄弟们的器用,其中噩叔簋、噩季奞父簋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从上海冶炼厂抢救出来的。当时全国都在精炼有色金属,而上海冶炼厂的冶炼技术最好,能够炼成很好的回收铜材料,所以全国各地好的铜器、废铜,收购之后全都送往上海。上海博物馆一直安排人员在冶炼厂抢救,这从五十年代开始,直到八十年代我进馆的时候还在进行,我也曾经去过冶炼厂的仓库。当时办公室的谢海元老师说,他年轻的时候在冶炼厂,夏天嘴巴里会有一种甜津津的味道,那其实是轻微铜中毒的表现,抢救文物的辛苦可见一斑。我们的文物工作者以极高的敬业精神和奉献精神,守护着祖国的文化遗产。上海博物馆很多文物都是这样抢救过来的,从冶炼厂抢救文物,也是上海博物馆文物征集一个很大的特点,上海博物馆为抢救国家文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噩叔簋/西周早期

上海博物馆藏噩季奞父簋/西周早期

戴碧莹 穆祉潼丨文字

版权声明

上海博物馆(微信号:上海博物馆)发布的图文均为版权作品,仅供订阅用户阅读参考。


责任编辑:编辑002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

综合资讯 | 财经科技 | 旅游出行 | 保健养生 | 摄影天地 | 公关礼仪 | 休闲娱乐 | 网员之家 | 网员商城 | 企业管理 |

Copyright © 2010-2019 北京新华华夏文化传媒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2157号-3    百度统计